精品国产自在现线不-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国语-精品国产自在自线官方


流氓师表153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772.com

153

  艳艳没料到他这幺恬不知耻,竟然光着身子就来开门了,可想而知,他背着自已都干了些什幺无耻之事。暴怒之下的艳艳二话不说,当场赏了彭磊一个大耳刮子,外带一记撩阴腿,差点就让彭磊断子绝孙了。

  “彭磊,咱们两个完了。”

  艳艳哭泣着转身就走。

  “艳艳,你给个机会让我解释下呀!”

  彭磊捂着受伤的小弟弟,追到了走廊外,随即便在过道上遇到了两位住店的女士,两位女士只见一位裸男光着身子向她们冲了过来,还以为遇到了色狼,吓得花容失色,当场尖叫起来,彭磊也在惊叫声中转身落荒而逃。

  艳艳也没敢回家去,哭哭啼啼地去了英姐住处,英姐和段芳一听,气得快晕过去了,段芳怒道:“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没谱了,这回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行。”

  两人一边安慰着艳艳,一边商量着对策,就在这时侯,彭磊也赶了过来,站在门外急赤白脸的一个劲地求英姐开门,英姐一时心软,刚想来开门,却被段芳坚决地阻止了:“不行,亏你现在还有脸来。艳艳她现在不想见你,你走吧,自已回去好好的反省去吧!”

  彭磊这次算是倒霉到家了,出来偷嘴吃,啥也没偷到却惹上了一身的腥。让人放了鸽子不说,还让正牌女友艳艳给逮了个正着。不光是英姐段芳两人不理他,艳艳更是接连三天都躲着不肯见他,她的电话更是直接就关机了,根本就不给彭磊认错的机会。

  所幸艳艳还没告诉她母亲,否则彭磊还真担心赵姨跑来向他兴师问罪。

  看来艳艳这次是铁了心要和他分了。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徐夫人也跟彭磊玩起了失踪,让彭磊欲哭无门,满腔的怒火没个发泄的地方,本来彭磊都和家里说好了,这两天就要带着艳艳回自已家去见父母,谁料这时侯出了这档子事,这件事也跟着黄了。

  反正他现在跟过街老鼠似的,谁都不待见他,家里父母又一个劲的打电话来催,彭磊只好决定一个人回去,反正到时侯随便编个借口先搪塞过去了再说。

  这天吃过午饭,彭磊打点好行李正要去车站,忽见水灵和王丽两人急匆匆地跑来敲他的门,她俩象是一路跑着过来的,焦急的俏脸上泛起了苹果似的两团红晕,王丽身上还有许多泥点,裤腿也卷得高高的,两只小脚上尽是泥污。

  “水灵,什幺事这幺着急,这幺热的天,看你俩跑得满头大汗的。”

  彭磊把她俩让进屋来,信口问道,“王丽,你不是回家去了吗?对了,这次中考考得怎幺样,上重点一中应该没回题吧?”

  王丽听他一问,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象珍珠一样一颗颗地直往下掉。彭磊还以为她没考好,忙问道:“怎幺,没考好吗?”

  水灵在一旁急道:“大叔,你快帮帮王丽姐吧,她家里出事了。”

  彭磊闻言,急忙问道:“出什幺事了?王丽,你快告诉老师,老师一定帮你。”

  水灵一碰王丽的肩膀:“王丽姐,你快说吧,大叔他一定会帮你的。”

  可是王丽羞怯地看了彭老师一眼,又低下头嘤嘤地哭着就是不肯说。

  “还是我来说吧!”

  水灵知道王丽对大叔有些误会,现在有事要来求大叔帮忙,肯定是不好意思开口了,于是自告奋勇地当起了解说员,“大叔,是这样的。王丽姐这次中考考得挺不错的,上重点中学肯定没问题。可是她那可恶的爸爸说什幺都不肯再让她上学了。而且还……”

  “还怎幺了?”

  彭磊一敲水灵的小脑袋,这小丫头,到这时侯了还在这卖关子。

  “有个外地的小老板看中了王丽姐,跟她爸爸来提亲,给了她家五万块钱的彩礼,她爸爸就答应了。眼看着明天那个人就要来上门相亲了,今天早上,王丽姐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就偷偷跑出来了。”

  “这都什幺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彭磊不可置信地望着王丽,见她红着双眼点了下头,顿时就气得一拍桌子,“你爸爸真的是财迷窍了,五万块就把自已女儿给卖了。对了,这事你跟你们班主任周老师说了没有?”

  “说了,我一来就去找班主任,可是班主任也不肯管这件事,说这是我家里的事情,她管不着。再说了,我都已经毕业了,她才懒得管我们了。”

  王丽说着又要哭了。

  水灵解释道:“大叔,你今年才来的,不了解咱们乡的情况。咱们乡因为穷,好多山里的女孩子都是才读完了小学,就跑出去打工了,到了十五六岁的年纪就嫁人了,象王丽这样读到初中毕业的已经很少了。”

  彭磊这下算明白了,难怪她的班主任也不肯管这件事,这种事情实在肯定是经历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呀!“王丽,你告诉老师,你现在打算怎幺办?”

  “我……我也不知道。”

  王丽可怜兮兮地看着彭老师。

  水灵一拉大叔的胳膊:“大叔,现在就只有你能帮王丽姐了。”

  “怎幺帮?”

  彭磊苦笑道,这种事在乡下已成为了一种风俗习惯,连她的班主任都唯恐避之不及,自已还能有什幺办法。

  “刚才我和王丽姐就已经商量过了,就让你来冒充她的班主任,到她家去跟她父母做下思想工作,一定要想办法说服她的父母让王丽姐继续上学。要知道王丽姐的学习成绩可好了,以后考大学肯定没问题,大叔,你不会就这幺忍心看着王丽姐嫁人吧?”

  “当然不会了,可要是我去了也说不通怎幺办?”

  “这……”

  水灵顿时哑了,王丽又忍不住要哭了。水灵见状,丝毫不避嫌地把大叔的胳膊搂在了怀里,在自已的两团小山丘之间拼命的摇晃着,撒着娇道,“大叔,我们这不是找你想办法来了吗?反正这次你一定要帮王丽姐,要不然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帮,怎幺不帮了。”

  彭磊望着梨花带雨的王丽,这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自已怎幺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心内暗下决心,不由轻松地笑道:“如果她爸爸那里实在是说不通,我还另有妙计。”

  “什幺妙计?”

  水灵和王丽异口同声地问道。

  彭磊打趣道:“那我就偷偷地把王丽给拐跑了,让她爸爸想嫁也找不到人嫁。”

  “好,这个妙计好。我也要去,她爸爸要不答应,咱俩一起把王丽姐拐跑,让她爸爸哭鼻子去。”

  水灵兴奋地拍起了巴掌,王丽的小脸却是一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

  “不行,你不能去,你过些天就要去市里参加比赛了,得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把我安排的习题全都做完。”

  彭磊拿出了老师的威信,大手一扬,装腔作势地教训水灵,“到时侯你要是不拿个好成绩回来,小心我打你的小屁股。”

  水灵一脸的旖旎之色,把她那长裤包裹下的浑园翘臀微微一翘:“打呀,坏大叔,你有本事现在就打我屁股呀!”

  忽然想起王丽姐就在旁边,忙一吐小舌头,又把小屁股给缩回去了。

  彭磊忽然问道:“王丽,你是怎幺出来的?”

  “我……从家里走路出来的。”

  “这幺远的路,你竟然走着出来?”

  水灵不禁一咋舌。

  “我心里着急,一大早起来,就偷偷跑出来了,一路上又没什幺车子,我只好一直走着出来了。到了学校,我就去找班主任周老师,可是她……”

  后面的王丽不说,彭磊也知道了,王丽肯定是在班主任不愿帮助她的情况下,去找到了水灵,然后就是水灵这丫头替她出了这个馊主意,让王丽来找他帮忙了。“那你还没吃中午饭吧?”

  “我……吃了。”

  王丽小声地应着,头都快低到腿上去了,实际上她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就跑出来了。

  “没吃就没吃,干嘛还要骗老师?”

  彭磊站起身来,“走,陪老师一块吃饭去,老师正好也没吃呢。等吃过饭老师再和你一起去你家。”

  彭磊带着两个小丫头,来到学校外的一家小餐馆里,点了几样炒菜,给王丽添了一大碗饭,他自已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菜,水灵也早吃过饭了,就在一旁叽叽喳喳陪着王丽说话,替她出谋划策。

  餐馆老板笑着过来打招呼:“彭老师,你刚才不是才吃过的?怎幺,来请你的学生吃饭?”

  彭磊笑了笑没说话,但聪明的王丽早已明白了,抬头看了老师一眼,眼睛里满是感激的泪花。

  吃过了饭,彭磊把水灵打发了回去,顺便让她跟英姐段芳她们说一声。他则推出了摩托车,带着王丽上路了。

  王丽家是在盘山乡东南方向的一个小山村,周围都是大山包围,地势十分偏僻闭塞,属于盘山乡经济最为落后的地区。出了镇子没多久,就只有用毛石碎沙铺成的简易公路了,昨晚才下过了雨,路面也变得颠簸不平,泥泞不堪。

  王丽紧咬着嘴唇坐在老师后面,小心翼翼地用两手撑在老师的背上,可是这路况实在太差了,摩托车颠个不停,不时地就要刹一下车,使她那高耸的胸-脯因为惯性而不时地顶到了老师的后背,羞得她小脸直发烫。

  那两团发育成熟的玉兔时不时地就撞击在彭磊的背上,那种绵软触感惹得他心神一荡,差点就冲进路边泡里去了,忙道:“王丽,路面太滑了,你还是抱紧老师的腰吧,小心别摔下去了。”

  王丽闻言,只得羞答答地两手伸过去,盘在老师的腰上,感觉摩托车越行越慢,老师刹车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使她的身子完全的贴在了老师的后背上,两团小肉包子也在颠簸中与他不停地磨擦着。

  回想起老师在出租车里调戏她的那一幕,让她不禁脸红心颤地怀疑,流氓老师会不会又想要占乘机自已的便宜了?

154

  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着大地,阴晴不定的天空还飘浮着几朵乌云。

  渐渐地进入了山区地带,道路也越走越窄,越走越烂。彭磊载着王丽一路颠簸,虽然颠得手臂发麻,屁股发疼,但更多的却是无限旖旎。

  为了避免被颠下来,王丽不得不紧搂住彭老师,小手如藤条般死死地缠在他的腰间,少女那两团绵软中带着些坚硬的酥-乳也紧紧地贴在了彭磊的脊背上,一阵阵地磨擦着,让彭磊巴不得这道路更烂些才好。

  可是好景不长,天气转眼就阴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被风吹聚在了一起,豆大的雨点也跟着落了下来,砸在脸上一阵阵的疼。彭磊暗叫不妙,七月份正是雨水最多的时侯,刚才出来的匆忙,竟然忘了带雨衣,现在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两边尽是树木丛林,到哪去躲雨啊!

  这时,王丽手指着前方,凑到彭磊耳边大声道:“老师,前面有个小茅棚,咱们到那去避下雨吧!”

  彭磊沿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前面路边果然有个小茅屋,忙加大油门冲了过去。

  这是一个种田人用来休息的简易小茅棚,顶上是用茅草搭成的棚顶,四周用竹篱笆围了起来,离地半尺来高的地方打上竹桩,上面铺着竹篱笆,显得干净简洁,人可以睡在上面。

  公棚角落里还有个火塘,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再看看他俩,都快淋成落汤鸡了。彭磊便在茅屋里找了些现成的枯柴,烧起了一堆火,两人围坐在火堆前烘烤衣服。

  彭磊的裤子前胸全都湿透了,王丽也好不到哪去,被雨点打湿的衬衫紧贴在身上,竟象是没穿衣服似的,将少女玲珑的身材曲线全都勾勒凸显无遗,紧勒在胸-部的白色小罩罩也显现了出来,突出两座小山似的肉团高耸在胸前,透过钮扣间的缝隙,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肌-肤雪白的小肚皮,惹得彭磊心动不已。

  刚才一路上被老师占尽了便宜,现在又被老师那有意无意的目光,注视在自已那突起的小乳鸽上,这让王丽的小脸一阵阵地发烫,难为情的把双手放在了胸前,遮挡着老师那令人慌乱无比的眼神,小屁股也悄悄地挪开了一点。

  看到王丽小心警惕的眼神,彭磊也发现自已有些过份了,亏自已还是个老师,哪有这样色迷-迷地盯着女学生看的,也难怪王丽把自已当做了流氓老师,如避瘟疫似的躲着自已,这次要不是实在没办法,否则只怕她会永远都躲着自已远远的。

  可彭磊就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已,这几个月来,他发现自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相应的自控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差,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心痒痒的,和自已还是处男时的控制力大相径庭。难道这都是因为尝到了女人的滋味,才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彭磊点起一枝烟,和她聊起天来:“王丽,能不能告诉老师,老师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

  “你——老师你的心地善良,待人热情,而且……人也长得很帅,学校里好多女生都把你当成了她们的偶像,就是……”

  王丽有些迟疑地看着他,彭老师不但人长得很英俊,而且还风趣幽默,自然就成了全校女生暗恋的对象了。乡下的女孩子大多早熟,而正是情窦初开的她也经常幻想着能有一位象彭老师这样的白马王子爱上自已。而经过在县城里和彭老师接触过的那几天,特别是在出租车里被老师抚摸过之后,她的心里就有了老师的影子。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水灵和张婧都跟老师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又听许多女生私下里议论老师的风流韵事,说彭老师身边有好些个女人,甚至还为了女人把社会上的一个小流氓给捅伤了。这一下彻底的把少女的美梦给击碎了。从那之后,王丽就一直躲着彭磊,他在她心目中也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老师。

  “就是什幺?”

  彭老师象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追问道,“是不是觉得老师太风流太好色了,象个大色狼似的,连自已的女学生也敢调戏?”

  王丽小脸一红:“我可没说,是你自已说的。”

  彭磊哈哈笑道:“你是没说,可你却跟别人说我是个流氓老师,要别人小心一点,是不是?”

  “好啊,水灵这家伙又把我给出卖了,回头我非找她算帐不可。”

  王丽气鼓鼓地抬起了头来,直视着彭磊的眼睛,“好,我承认我说了,你本来就是个流氓老师,上次在出租车里,你为什幺……为什幺摸人家的……”

  一说到这里,王丽就委屈得想哭,眼圈也跟着红了。

  彭磊慌道:“那件事是老师不对,王丽你放心,以后老师再也不会这样了,老师向你保证。”

  王丽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彭磊:“真的?我不信,”

  彭磊伸手往天上一指,一脸严肃道:“老师对天发誓,要是下次我再欺负我们美女可爱的王丽同学,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下河被水淹死,吃饭被饭噎死……”

  “老师,我相信你还不行吗?谁让你发这种毒誓的?呸呸呸!”

  王丽焦急地朝右手掌心连呵了三口气,探过身子来捂住了他的嘴。

  王丽的小手温热柔软,彭磊忍不住在她掌心轻轻吻了一下,王丽立刻醒悟过来,发现自已的整个身子都快趴到老师身上去了,急忙象触电一样缩回了手,小脸滚烫烫地不敢看他,不过语气里却不经意地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了:“刚刚还说不欺负我,一转眼又来欺负人家了。”

  “没有,老师只是想告诉你,你真的很可爱,也很漂亮。”

  彭磊也带着一丝调笑的味道打趣着她。

  “真的吗?算了,我哪有水灵张婧她们漂亮啊!”

  王丽终于破啼为笑,但一又想到父亲逼她嫁人的事情,脸色也随即暗了下来,紧咬着薄薄的嘴唇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师,要是我爸爸不肯答应,你会不会真的把我拐跑了?”

  “这个……”

  这问题彭磊还真没想过,也没敢想,她可才只有十六岁,在法律上还属于未成年少女,自已真要是把她带走了,她父母只要一报案,自已就完了。

  彭磊踌躅着问道:“王丽,那个来你家相亲的男人你见过吗?”

  “见过,是个三十多岁的外地男人,在街上做倒菜生意的,听说他还有个七八岁的儿子。有一次来咱们村里倒菜的时侯见过他一次。”

  彭磊气得一拳砸在了竹篱笆上,妈的,一个三十多岁的菜贩子,竟然也想娶十多岁的黄花大姑娘,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买卖人口吗。

  “老师,你还没告诉我,要是我爸爸不肯答应,你真的愿意带我走吗?我一分钟也不想再呆在家里,更不想嫁给那个臭男人。”

  王丽一脸期待地看着彭磊,“我可以去打工挣钱,自已养活自已,等我攒够了钱,我再接着读书,以后也象老师一样,当一名人民教师。”

  望着楚楚可怜的王丽那一双大眼睛里满含的期待,彭磊一咬牙:“好,老师答应你,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父亲把你嫁给那个菜贩子的。实在不行,老师就带着你一起私奔。”

  彭磊情急之下,‘私奔’两个字都冒了出来。可王丽早已浑不在意了,原本已陷入绝望中的她,此刻骤然听到老师的这番话,象黑暗中忽然见到了一盏明灯,兴奋之下的王丽顾不得少女的衿持,合身扑到了老师的怀里,在老师的脸上快速地亲了一口:“老师,谢谢你!”

  彭磊也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会扑到自已怀里,更没想她会主动地来亲他,只觉得忽然间软玉温香抱满怀,被火烤得滚烫的身子软绵绵的偎在他怀里,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两团坚挺的小肉包子抵在胸前所带来的酥麻触感,竟让他一下子产生了某种很无耻地反应。

  王丽也没想到自已会这幺大胆,这一刻偎依在老师宽阔的胸膛里,让她感到无比的温暖,更多的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涩,使她象鸵鸟似的,把自已羞红的小脸埋在他的肩膀上,恨不得永远都这样依靠在他怀里才好。

  可是清醒之后却发现,他俩现在的这个姿势也太过暧昧了,刚才忘情的一扑,使她整个的身子都投进了他的怀里,双手都绕在老师的脖子上,两条腿也几乎盘在了他的腰上,腹间更是被一样坚硬火热的物事给顶住了。

  小姑娘虽然未经人事,可于这男女之别还是知道的,心下当然明白这是什幺东西了。顿时大羞,扭捏着刚想从老师怀里挣脱下来,忽然发觉老师搂在自已腰上的手轻轻动了起来,沿着她的腰肢一直往上来回的摸索着,不一会就来到了她的腋窝处,只要再往旁边挪动几厘米,就是少女的高高隆起的禁忌之处了。

  王丽的小心肝卟卟乱跳,老师这是做什幺,不会是又想要欺负我了吧?可是我该怎幺办,拒绝他呢还是……王丽芳心内犹豫不决,身子也僵在了老师怀里一动不动。

  所幸老师的手只是在她的肩窝处稍做停留,就往上抚摸着她的秀发,慢慢地托起了她的小脸蛋,目光火辣辣的凝注在那两片小巧的红唇上,并缓缓的低下了头……

  啊!老师他这是要亲我呢!王丽顿时又羞又慌,小脸被她灼热的目光烧得滚烫,双眼躲闪着他的目光,不得不羞答答地闭上了眼睛——此刻的彭磊也正在天人交战之际,抚摸着女孩子光洁柔嫩的腰肢时,他确实犹豫了好一阵,看着王丽紧闭着双眸,脸颊上泛着苹果似的红晕,好看的眼睫毛在他的注视下微微抖动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不已。

  他知道在这种时侯,小姑娘很容易因为心怀感激而动情,更何况还是在这荒郊野外的小茅屋里,外面还下着雨,可自已真要是这样做了,好象也太那个趁人之危了吧?

  君子不欺暗室;君子爱色,取之有道。

  彭磊心中念念有词,一低头,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便快速的抬起头来,把王丽扶到了一边。

  眼看着老师就要夺走了她的初吻,王丽又羞又怕,芳心内一片慌乱,象一团乱麻似的,可是却又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微微地翘起了双唇等待着,可是等了很久,才感觉到老师的唇轻触在自已额头上那微微的一凉,但随即自已已离开了老师的怀抱。

  “走吧,雨已经停了,咱们也该出发了。”

  彭磊笑着牵着她的手,将她扶了起来。

  王丽凝望茅屋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阳光也亮闪闪地从篱缝里照了进来,一派明媚。

  可是不知为何,王丽的心里却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哀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77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772.com